AG视讯-首页

                                        来源:AG视讯-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7 18:27:32

                                        “尤其是疫情期间,孩子们以上网课为主。尤其对中小学生而言,老师在讲课时页面出现这种广告弹窗和不雅图片,十分污染学生视野,对课堂产生不良影响。”谈及提出这项提案的初衷,魏世忠告诉记者。他表示,在大数据的背景下,弹窗作为一种广告或流量接入口,对互联网用户购物以及获取信息有一定的帮助,但弹窗泛滥则侵害了大家的利益,形成了扰民,并涉及违反《广告法》,建议施行更严格的措施,遏制这一现象的泛滥。

                                        国家赔偿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相对敏感的话题,当面对某个具体的冤错个案时,一些人坚持认为只有巨额赔偿才能弥补当事人受到的伤害和受损的人生。特别是在人身自由每日赔偿金额法定的情况下,一些人常常对精神损害赔偿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现实告诉我们,国家赔偿的意义在于体现国家对公民权利的尊重与保护,却不可能为任何人重新书写人生。所以,国家赔偿不能以多少论成败。唯有以司法进步减少和杜绝冤错案的发生,让人民群众从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才是国家赔偿的目的和真义。香港中学文凭试继今年历史科试题要求考生评论“1900—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后,21日的中国历史科又出现争议试题。

                                        之所以说是不切实际的期待,一方面是因为精神损害国家赔偿虽然不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那样有具体的法定标准,但其同样也有法律规定,不可能凭主观臆想,获得超出法律规定范围的抚慰金;另一方面是精神损害赔偿除了抚慰金,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还包括“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其他赔偿方式。也就是说,司法机关为修复当事人因冤错案而受损的社会关系所做的各种努力,也是精神损害赔偿的一部分,不是仅有获取现金一种方式才属于精神损害赔偿。

                                        据香港星岛日报网报道,中学文凭试21日考中史科,卷一其中一道必答题展示两份抗日战争时期的宣传品,其中一张传单上显示的是表情兴奋的日军手持武器欢呼庆祝胜利,上面写有“徐州失陷”以及“华北华中的日军完全连络”字样;另一张海报展示很多拳头挥向在地上的日本军人,写有“万众一心誓灭倭寇”。考题问考生是否同意日军宣传品的观点,“试援引史实,加以解释”。中史教师会会长李伟雄认为,考题所列传单明显有淡化日军侵略行为的意图,考生作答时要思考日军发出宣传品的背后动机。也有教育界人士担心考生顾忌考题出题意向,有可能受海报欢呼场面误导得出为日军侵华辩解的答案。考评局21日辩解称,题目旨在评核考生对抗日战争的理解,该题设问内容也见诸一众教科书及其他相关著作,符合考生一般认知。

                                        如何给网络弹窗戴上“紧箍咒”?魏世忠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应完善互联网广告法律政策,制定明确的技术规范,杜绝各类擦边球行为,加大网络巡查执法力度。另外,他建议将违规发送弹窗广告发布较多的互联网公司和推送平台,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其法人代表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从源头上形成高压态势,使相关企业承担起应负的责任,还公众一个干净清朗的互联网空间”,魏世忠说。

                                        针对连日来历史考试中出现的争议试题,星岛日报网刊登的一篇言论称,日本杀我千千万万同胞,为中国带来深重苦难,这段血泪史大家都不忍回忆。拟题团队不可能没有这个警觉,但题目照样出来,表明香港有一批人正在玩火,已公然通过高考挑战中国人的底线。文章直言,2020年的香港历史科试题必然会成为国际大笑话,考评局已令香港蒙羞。《星岛日报》的社论称,认识历史与国际问题的人都知道,不同的国家民族都有一些根本是非价值观,绝不可以侵犯,没有利弊讨论可言。这次的考题正是抵触了中华民族的“大是非”,无论从国家还是中国人角度,都不可以接受,难免令人怀疑其居心。

                                        经过长期调研,魏世忠总结了网络弹窗广告泛滥的两大原因。首先是广告推广公司与浏览器平台没有严格遵守《广告法》有关规定。我国《广告法》明确规定:“利用互联网发布、发送广告,不得影响用户正常使用网络。在互联网页面以弹出等形式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关闭标志,确保一键关闭。”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也多次针对互联网广告开展整治行动,取得了一些效果。但由于用户的广告点击量与广告推广公司和浏览器平台之间的利益挂钩,在经济利益的怂恿下,各类擦边球行为不断衍生:关闭标志不显著,小到无法看清,甚至点击关闭标志后反而打开更多广告,让人不胜其烦。

                                        记者5月18日从最高人民检察院了解到,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各级检察机关自今年5月18日起,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时,对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赔偿金,按照每日346.75元计算。

                                        5月21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记者电话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科技大学副校长魏世忠。他建议进一步完善互联网广告法律政策,加大执法力度,不能让弹窗广告“想弹就弹”。